竹藤編文化藝師:張憲平

Craftsman introduction

交織一片夕陽紅 竹籐編文化資產保存者–張憲平

張憲平面對傳統產業的經營困境,沒有退卻,反而更積極堅持,四十年來,他不但編織出讓人讚嘆的創作天地,也在竹籐編的工藝傳承中扮演重要角色。

張憲平老師於去年榮獲第11屆國家工藝成就獎,長期堅持竹籐編工藝的精神得到肯定及表揚,他四十年來的耕耘,讓竹編這項古老技藝展現華美的藝術風貌。然而他投入的開端,卻是從困境中來。
 

1943年出生在苗栗竹南的張憲平成長於編織家族,祖父擅長藺草編織,草蓆手藝聞名大甲、苑里,父親則開工廠經營草蓆和民藝品加工。張憲平繼承家業,卻在數年後面臨傳統手工產業沒落的考驗,他回憶說,工廠大約在民國64年受大環境影響,開始感到經營困難,「我想必須增加產品來應變,當時去日本旅遊巧遇父親昔日的友人,想在台灣找生產竹編燈籠的廠商。我把樣品帶回來後,四處尋訪美術燈工廠,但是民國六十幾年加工廠大量關廠歇業,一百家裡可能只剩一兩家,找了半年也試做了,卻沒有人能符合要求,我就決定自己試試看。」
張憲平從小嫻熟編織經緯,卻要從頭開始學習竹器的特性,畢竟竹子跟藺草是不同的,憑著手藝人的性格,他摸索出竹器編織的門道,從取材、觀摩老師傅、搜集民間器物來了解竹器,更進一步思考燈具或花器要如何產品化、改良劈剖處理竹材的機器等。外銷日本的竹燈具成為工廠存續的契機,同時也推了張憲平一把,讓他從此邁入編織人生。

 

張憲平回憶說,竹燈具做了五六年之後,接續發展茶道花器,後來才投入籐編,努力在辛苦維持的黃昏產業中作出自己的成績。但他並沒有停留在生產訂單,民國七十幾年創作的第一件原創作品,張憲平至今還保留著,他說:「竹籐編藝熟練之後,我開始做自己想做的東西。」到47歲那年榮獲教育部「民族藝術薪傳獎」,成為當時最年輕的得主。爾後連續三年獲得文建會「民族工藝獎」的肯定,作品「藤編提籃」更獲國立故宮博物院典藏。2016年張憲平榮獲文化部文化資產局「重要傳統藝術暨文化資產保存技術保存者」授證「竹籐編」保存者。

生漆髹塗展現個人創作特色

張憲平的竹籐編作品題材廣泛,大自然、古老預言、吉祥意涵或自我感受皆可入題,風格簡潔精緻不求繁複,他看待編織的信念,是專注思考如何做得比別人更好、更有發揮,並讓手藝能夠長久流傳。竹或籐的經緯編織,融合台灣漢族的傳統竹編與原住民及世界各地使用的技法,張憲平舉例說,像單旋螺卷技法便是世界上75%的區域都採用的做法。其實利用天然纖維素材編織農漁使用的器物,可以說是人類共通的智慧,這也使竹籐編藝術作品得以跨越地域與文化,讓觀者感受其工藝高度。張憲平作品的個人特色,展現在表面處理的完整,他為了讓竹編器能長久保存,研發了生漆髹塗的技法。

 

張老師說,一般上漆工序都是塗在木料上,很少應用在竹子上,可能只有謝籃曾用上塗料。他摸索了四年才掌握生漆的塗法,視作品需求薄塗或中塗,凸顯作品的古樸風格並有色彩變化,不厚塗,是為了保持材料的彈性,有時與煙燻技法並用。張憲平使用的材料有桂竹、竹葉、粗細不同的籐心、寬窄相間的藤皮,能夠達到牢固結構與柔軟線條變化的各種造型需求。他將自己的作品分為四類:第一類是連續幾何紋路的傳統做法,這也是他較早期的作品。第二類則為基本層加上裝飾層,以複層呈現浮雕效果;第三類有鏤空透光的光影呈現;第四類則是較為大型的空間創作。
完成一件作品可能需要個把月的時間,張老師體會投入工藝的不易,更不藏私地傳承竹籐編技法,自民國73年起,在台灣各地開班授課,希望藉由教學讓這項技藝能有更大的發展空間;多年來更輔導原住民編製竹籐器,以副業增加收入。張老師近年來指導的學生作品也有亮眼成績,為竹籐編工藝的傳承開拓新頁。

莫嘉賓 2017台灣設計展
島嶼蜃樓 莫嘉賓
島嶼蜃樓 莫嘉賓
仿真畫作 木板創作
台灣設計展 莫嘉賓
積木特展 莫嘉賓
關係 積木特展 莫嘉賓
仿真畫作
仿真畫作 木板創作
仿真畫作 木板創作
仿真畫作
仿真畫作
台灣設計展 莫嘉賓
積木特展 莫嘉賓
關係 積木特展 莫嘉賓
仿真畫作
台灣設計展 莫嘉賓
積木特展 莫嘉賓
島嶼蜃樓 積木特展 莫嘉賓
仿真畫作 莫嘉賓
仿真畫作
仿真畫作 莫嘉賓
仿真畫作
仿真畫作 莫嘉賓